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一段光阴的故事,一程芳香之旅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北京师范大学艺术学博士研究生在读,中国美协会员,,北京市美协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北京工笔重彩画会会员,,《当代中国画》编辑。从事中国画创作研究和教学。毕业于南开大学东方艺术系获硕士学位 参加中国美协主办"第十一届全国美展""第三届北京双年展""第四届全国青年美展"等展览20余次 出版专著《王鹏画集〉《张大千绘画鉴赏》、《中国绘画流派识别图鉴》、《重彩人物画法》4部。在《美术》《美术观察》《美术界等刊物发表作品、学术论文50余次

网易考拉推荐

80后青春个案——读王鹏工笔人物画有感(作者:甄巍)  

2011-09-02 17:12: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甄巍

 

不知道别人怎样,人到中年,我感到自己对好看的容貌开始麻木不仁,好像对人类形象之美的感受能力在不知不觉间已随着岁月一起消逝。也许是自己的生存状态太过现实,也许是接触了太多很“丑”的当代艺术,又或者是从前在西安美院上学时,只能画从农村请来的形象非常个性的模特留下的后遗症。反正,现在对好看的面容和优美的身段少了种视觉敏感却是事实。更有甚者,有时逛街,迎面走来芸芸众生,明知其中有不少的俊男美女,但在我眼里,形象却总是会变成如漫画般的突兀和夸张,一不小心还会变形化成兽类,面目猥琐起来。这对从事绘画或美术教育职业的人实在不是个好事。当然,我也想过,自己遇到的这个问题也可能是人的审美能力在中年阶段的正常沦丧。因为根据我对自身的反思和检讨,中年状态的人可能是人一生中最像“人”的阶段,随着身心的成熟,人的灵魂性和兽性都无法克制地爆发、显露出来。

也许正是因为有这个令人纠结的情境,我每次阅读王鹏的工笔人物画,特别是表现青春少女的现代“仕女画”时,都有一种发自内心的触动和羡慕。有对青春的赞美,有对清纯的激赏,也有对一位画家聚精会神感受和领悟生活之美的创作状态的羡慕。特别是见多了当下以市井和恶俗的态度描绘女性的画作之后,更对王鹏现代“仕女画”中那份难得的清新雅致欣赏不已。

中国古代人物画中堪与须眉画相对的有仕女画,本指以美女为题材的作品,后来泛指为女性题材绘画,其中又有闺秀画[1]一路,专门表现有才德的年轻美女。有别于妇妪、仙佛类女性,闺秀画中的女子年轻貌美,有知识,有修养,大多未出阁。好像红楼梦中的十二金钗,集才情、青春和姣美与一身。从绘画题材上说,王鹏的工笔人物画很接近古代的这种传统。他的作品聚焦当代青春丽人,特别是刚出校门,初涉社会,踏入职场不久的年轻知识女性。她们年龄大约二十前后,身上即带着校园的书卷气,又对世界抱着好奇和憧憬。王鹏的一些群像作品,如前几年的《九月的高跟鞋》(2006)、《平江路A座》(2007),直到近作《珍妮弗之约》(2009),画中的女子在精心修饰的妆容和时尚靓丽的衣饰下,往往显露出知识女性才有的从容和独立。

但让我迷惑的是,王鹏笔下的人物不知怎的,在我看来,于自信外总有一种迟疑和不易察觉的担忧。仿佛在那唯美的画面气氛中,总还有生活中一些现实的问题存在。当我对王鹏本人和他的作品接触更多以后,逐渐地感觉到,他的艺术表露出的除了对艺术纯美境界的追求,还有他人生成长轨迹和内心特别的领悟,诚所谓“画如其人,画为人生”,放在他身上,真的不差。精细严谨的工笔重彩画面中不易察觉的有趣信息,引起我对王鹏作品更加浓厚的兴趣。认识他时间越长,越觉得他的作品有画外之音的回响。

比如,我感觉王鹏的画很有“戏”味。他喜欢听京戏,对生、旦唱腔和表演颇有所好,这些也许培养了某种潜在意识,让他很注重人物造型的“亮相”味道。换句话说,画中人仿佛能够感觉到有观看者的存在。如《珍妮弗之约》中正面而立的背包丽人,以及《飞花误》(2010)组画中的人物动态,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很讲究的微妙感觉。而人物的眼神若有所视,仿佛画面外有一种与其目光所对应的“他者”存在。人物姿态的一举一动、一笑一颦也给观众留下一种动态中偶然定格的效果。但这种定格与活动影像中停下的某一帧图像不同,更讲究姿态和角度的象征意味,显露出王鹏对人物造型的特殊追求。

写实人物绘画的观看视角和人物视点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画面意境的心理构造。中外绘画大概都有这样的现象存在。有些西方人物画家,比如德加,喜欢以窥视的方式观察不被打扰的自然活动中的人物状态。而美术史上许多著名画家的自画像,如同对镜观望,往往通过眼神与观众建立起一种心灵的沟通。

中国传统人物画强调将画中的时间和空间按照情感和意境表现的需要进行灵活的安排,运用想象力来重新构建一个主观的视角,从心理需要考虑的构建比现实情景的还原往往要多一些。如果将西方的人物画场景比成话剧的舞台布置,讲究实景实物的感觉,那么中国画更喜欢用京剧舞台一样的虚景,让观众体味、参与到画面的意境中去。这种虚景往往减弱了画的纵深度,但很注意创造平面的造型美感,强调想象力的参与。中国人物画所追求的境界并不是外形的“相像”,而是神态的“生动”。所谓“手挥五弦易,目送归鸿难”(顾恺之),画家最难的地方不是画出什么人在干什么,而是通过眼神、体态,表现出人物内心的情感状态。这并不意味着中国的人物画没有写实的传统。在五代和宋代的人物画中,写实主义的倾向实际上是相当突出的。但协调和神态始终是注意的焦点。如果说西方文化背景下的传统油画中,人物情态可以用男性的肌肉(力量、体块)和女性的皮肤(色彩、光泽)这两种视觉美感来表现,那么,中国传统绘画中人的身体则更强调以协调感(体态、轮廓、衣纹、服饰、环境)和神态(眼神、手势、情节暗示)作为美的象征。当然,这种对比只是为了强调问题,是相对而言的。

唐宋以降,中国古代人物画与其他的文人绘画一起,逐渐向着个人主义演变。但与山水、花鸟等常常清高出世的文人画不同,除了梁楷、贯休等带有出世色彩和宗教趣味的创作以外,人物画的世俗生活味道未减反增。越来越靠近文学性,甚至成为后期人物画一个主要的特点。特别是元明之后,戏曲杂剧盛行,人物画受到戏曲、话本和传奇小说文化的影响十分明显。明代陈洪绶的人物画就突出了作品中戏剧性的特点,《西厢记》和《水浒叶子》里人物的招式、姿态都很有“舞台感”。各种小说里绣像版画插图的广泛流传更是将人物画的戏曲味道呈现的淋漓尽致。在这个过程中,中国古代画家们“艺术家”的主体意识也在渐渐地明确起来,但并没有出现西方文艺复兴之后那种人与自然对立的主客体关系,而始终在“天人合一”的主客交融氛围中。人物画传统中这种人与环境的关系处理,或者说,借助人物故事所表现出的戏剧性的生活主题,常常吸引画家痴迷地画下去,如戏迷借助戏中故事品味人生一般,将程式化的人物造型味道遗传下来。翻卷看去,比比皆是,如近代海上画派的任伯年,他笔下的人物造型就充满了这种“戏”的味道。因此,尽管王鹏的作品里有明显的西方绘画造型法,包括塑造、色彩和光影处理方式的影响,但一眼看去,其基本的叙事结构和造型要点却是与中国传统一脉相承的。同时,绘画中公共场景里的大群人物、几个人的群像,带有私密性的单人的全身像、半身像、头像乃至面部特写,不仅仅是形象的大小问题,也暗藏着观众与画中人的心理距离感。

在王鹏2010年前的画作中,常见人物的亮相感、与画面外的眼神交流以及观众感受的空间距离感(保持两米到五米间的正常安全社交距离,多为能看到双足的全身像及群像)也可以视为对青春成长阶段人的微妙心理——对自身社会身份的认同期待与焦虑的解读。体现在初入社会的知识女性这一特定群体身上,则是对社会时尚和自身外在形象的追逐与塑造。“他者”的存在,正是“自我”文化身份认同的需要。她们单纯的经历尚不能对面前的花花世界给予更深刻的理性思辨,这无疑会带来一定的疑惑,恰如《平江路A座》一画中左侧略显茫然的时尚少女。但寻求独立的个体人格和发自本能的良善心灵却帮助她们对生活和未来保持着美好的愿望,同时散发着古代闺秀人物画所从未有过的,现代社会职业女性特有的一种知性、从容、教养和自信。在生于60年代末的我看来,这些都市丽人身上体现的人格光辉,正是受过良好教育,亲身体验过社会经济发展和物质极大丰富、竞争也渐趋残酷这一转型过程的80后年轻人所常常表现出的综合素养。我身边的80后同事和朋友普遍如是。他们讲理、知性、守法,职业素养高,他们追逐时尚,行为入世,却能保有对未来的乐观与对理想的坚持。生活和工作中的王鹏也正是以他综合全面的素养博得大家的尊敬和喜爱的。

然而,王鹏的工笔人物画也并不是对现实中80后一代青春生活心理经验简单唯美的表现。这些描绘青春丽人的作品同时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个案样本,引人思考画家绘画行为背后的意义。所谓的绘画“行为”,其实也可看作是灵魂、大脑指挥身体所进行的一个个相关联的决策与动作选择。为什么画家会选择某种特定类型的绘画进行创作?为何有些画家能感觉到如此纯粹的美,有些为什么不能?这些现代仕女画的作品结构、表现形式与意味内涵主要来自现实感觉,还是与选择的绘画工具和样式有关?更进一步,画家在面对世界选择表达的对象和形式时,究竟依照哪种原则建立起一系列行动的模式?这类的观察也许可以帮助人们把画家的绘画行为从美术史中暂时隔离出来,启发我们重新审视人进行绘画行为这一现象中是否存在一些值得深究的问题:人绘画的深层动机以及画家钟情于某种类型绘画的原因。比如,描绘美丽女子的工笔画,其动机主要基于工笔画表现方式的美感还是表现对象——青春少女自身的美感显现?中国传统工笔人物画的工具材料、技巧法度和造型能力,对于在南开大学东方艺术系中国画方向深造了七年,专业基础好又善于勤于创作思考的王鹏来说,不是难事。而对当代社会青春少女的靓丽风采、微妙情绪与心理状态的表现,也可以解读为画家追求唯美、热爱生活的理想主义态度。

除此之外,我总感觉,王鹏的这些作品似乎还可更进一步地引申为千百年来中国画家借题发挥创作的一种人格或人文态度。正仿佛古代大诗人屈原借香草美人抒发情怀、比喻情志的艺术传统的再生,从心灵深处揭示了中国艺术家洁身自好的人文价值追求。若结合平日里王鹏在工作和生活中表现出的谦虚恭俭,以及极好的文学修养和严谨细腻的待人接物原则,确能感受到他默默坚持的清正自爱的人格标准。在这样的层面上,中国工笔人物画传统的一系列技术课题,比如仕女类绘画对衣纹服饰处理表现的讲究,就不仅仅是形式美感和技法处理的问题,更是一种涉及人格、品性的文人式哲学命题。这样想来,王鹏的工笔人物画既能入得人间烟火,敢于表现世俗生活的美,又能够在主体性的入世情怀中,保持一种真切而自然的青春理想和理性距离,以“他者”的目光审视自身,在80后出生的青年一代画家中,应该有一定的典型意义。

另一个微妙有趣之处是王鹏近作中叙事情态的演化。2010年,他偶患小恙,在他温暖的家中修养了半年有余,期间创作的《飞花误》组画多取单人的近景特写,与之前的大尺幅群像创作相比,显现出一种放松适意的状态。据他自述,这一方面是病中感悟,处事更加松弛随意,另一方面是体力有限,制小幅以娱情。可在我看来,这种情态还与他新婚不久、新房落定、事业日趋稳定的生活心境有关。80后的青年已届而立之年,离开身份的彷徨和不安定越来越远,作为社会活动的主体,介入改善生活的行为越来越主动自信。同时,幸福的家庭生活也让他从观看女性的“他者”变成了相依为命的“知音”。这些潜在的变化很可能会持续改变他作品的意境与结构,让他的作品多几分亲切,多一些放松。一方面继续公共场景里的宏大叙事,另一方面也重视起生活中,特别是私人空间中人性温暖的自然闲语。

很显然,王鹏的个性和追求让他的选择起点高、难度大、目标远。面临的挑战还是不少的。我虽然不会欣赏和发现人形象的好看与美,更不善于表现这种美,却发自内心地羡慕和欣赏能够观察和表现美的艺术。我以为,令人信服、纯真自然的“美”的确是最难表现的,特别是要让人感动而舒服地接受画家在作品中流露出的对美的真切感受,真的不易。在这一点上,王鹏细心严谨的个性在其工笔画创作中的优势和挑战一样多。工笔画的美感需要精心周到的准备和细腻考究的制作。一幅画的创作过程短则几周,长则几月甚至经年累月。造型的考究和细节的处理,自然需要过人的缜密心思和巧妙构思。但作为一位年轻的工笔画家,问题可能也常常出在这里。控制过头则容易板结,细节考究过重则容易减弱整体。观众若从作品中注意到了过多的技巧,对造型的精细和技法的工整留下深刻印象,很有可能意味着在画面意境和内在精神的传达上还不够自然、整体,绘画技法尚未能完全表达出作品内在的情绪和意味。工笔画中的“写意”境界需要更多岁月的磨练方能达到。不过,这些问题仿佛人生诸多修炼中的一种,既看个人的努力,也看造化和时代的机缘,急切得不到,得到见功夫。

 

2011年3月27日于双榆树

80后青春个案——读王鹏工笔人物画有感(作者:甄巍)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80后青春个案——读王鹏工笔人物画有感(作者:甄巍)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80后青春个案——读王鹏工笔人物画有感(作者:甄巍)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1] 中国画历代名家技法图典(人物编),卢禹舜主编,上海书画出版社,2003年,305-306页。

  评论这张
 
阅读(1711)|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