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一段光阴的故事,一程芳香之旅

 
 
 

日志

 
 
关于我

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北京师范大学艺术学博士研究生在读,中国美协会员,,北京市美协会员,中国工笔画学会会员,北京工笔重彩画会会员,,《当代中国画》编辑。从事中国画创作研究和教学。毕业于南开大学东方艺术系获硕士学位 参加中国美协主办"第十一届全国美展""第三届北京双年展""第四届全国青年美展"等展览20余次 出版专著《王鹏画集〉《张大千绘画鉴赏》、《中国绘画流派识别图鉴》、《重彩人物画法》4部。在《美术》《美术观察》《美术界等刊物发表作品、学术论文50余次

网易考拉推荐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你我——关于中国画临摹的思考  

2012-03-26 21:25:4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想把自己多年来关于国画临摹的体会写出来,因为自己从小到大在临摹上下的功夫的确不少。不过并不是谈技法,而是一些心得。

大学时,一次在学院的古画临摹室完成作业,校领导带着几个外国人(据说是外国某大学校长)进来参观——我们的古画临摹室一直是学校重点推荐的文化窗口。为首的那个老外一进门脸就拉得老长,转了一圈,临走冷冷的扔下一句:“我不喜欢你们中国人这样,总是重复老祖宗的东西,不知道创新。”我们校领导很尴尬,以往的参观者都是赞不绝口的,他只好陪笑说:“学生临摹只是为了增加修养,修养。”然后灰溜溜走了。

当时我很气愤,不过也没有胆量或者也想不起争辩什么。我不怨那个外国校长,倒是对自己的领导很失望,外国人不懂就算了,难道你也不懂?

然而,直白的问题摆在我们面前,中国画周而复始的临摹是不是重复老祖宗的家底?中国人是不是不懂得创新,或者是临摹束缚了创新?

中国人不是傻子,如果没用,不会对着几张发黄的旧纸一代代临,千百年临。这其中总有道理在。我认为,临摹的意义除了学习技法程式之外,重要的就是学习“法度(或者叫“规则”)”、“意韵”,也就是中国画之所以成为中国画的特有规范和特点,是审美上的高度和要求。

方寸的地方,画上几条直的或者弧的线限定范围,立两个球门或篮框,规定运动员可以用什么动作不可以用什么动作,篮球、足球,或是其他球的游戏就这样确立了,无论以往、现在或过去,玩的都是规则。而把范围放到桌面上和纸上,用一些黑白石子或木块代替球,订立可以怎么走或不能怎么走,围棋、象棋或其他棋的游戏也确立了,玩的还是规则。

国画也是啊,之所以叫中国画,就是点线面,形线色,诸多原素按照一定规则排列组合,画家可以这样用笔不可以那样用笔,画的还是规则,是法度。你要自由,不这样画,不这样用笔,组合的方式也不同,可以,也许也很好,但对不起,可能这不叫中国画。书法同理,用毛笔写的不一定都叫书法,没准只不过叫“毛笔字”。学会了“法”才叫书法。这种“规则”、“法度”,通俗点叫“特色”才是中国画或书法的独有价值,是它们能够成为独特艺术门类的核心要素。

每个艺术样式对自身不断的规定,千百年不断积淀,这种样式才不断成熟,发展,形成流派,创造经典。学中国画的都知道“六法”、“六要”,都在读《林泉高致》、《画语录》、《历代名画记》,这都是“法”的总结。

然而要学到这些“法”可不容易,因为它们不能确切的被定义,像自然科学那样被规定。比如“六法”提出了“气韵生动”、“骨法用笔”,这到底是什么,古人自己也不能给出数据的、定量的定义,而只能用一些形容词,比如说到用笔有力和流畅,就说如“屋漏痕”、“折钗股”、“锥划沙”,还有书法论中所谓的“高山坠石”、“奔雷”、“悬针垂露”,都是如此。我们读古代书论画论总觉得有文学性,可以当美文,相当程度就因为形容词太多,隐喻太多。古人也没办法。

学习者要想学到怎么画怎么写,可不能只背这些形容词,只有一条路——临摹,在临摹实践中体会技法、体会韵味,体会画论中的形容词到底是指什么感觉,进而体会到这个画种隐藏在笔墨色彩间的规范,最后熟练通神。


       中国京剧、西洋歌剧、芭蕾,一个个艺术门类的学习无不是由“临摹”开始。“临摹”的越深,就越“入味儿”,有意思。当然不是所有的艺术或创作都要这么做,但起码中国画需要。我们现在都在说中国画越来越没有味道了,大家抱怨画家修养不够,浮躁,我想其中一个原因是对传统的实践和认识都不过关,不到位。我教学的现实也是如此,学生没有接触过中国画,临摹几周就直接写生、创作,往往不知如何入手;有的不错,通过努力能够画出完整不错的画面,甚至能参展,之后呢?艺术的发展呢?从这个意义上说,李可染先生  “以最大的功力打进去 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仍然有指导意义。

       临摹中也能体会艺术的共通规律。比如西方的美学研究,把美规定成数理的排列,最著名的莫过于“黄金分割”。中国画确实不能用数字来规范,我们不能说线条呈多少度弧形才是最美,但这不等于中国画里就没有“黄金分割”。“维纳斯”的黄金分割点在肚脐眼上。八大山人的这条鱼的位置,上下左右不能挪动一点,不能大一点或少一点,这样最合适,难道这不是“黄金分割”?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你我——关于中国画临摹的思考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你我——关于中国画临摹的思考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临摹会不会限制创新?一定程度上会,有法度就有规范,就不会绝对“自由”,但是,绝对的自由是没有的,都是相对的。当你真正掌握了一种艺术程式,就如同登上了一座高原,在那个新的平台上会有新的自由和广阔,创新也就会以这个为基点达到更高的高度。也如“带着镣铐跳舞”,虽然艰难,却也有一种别所不具备的风姿。如果没有经过这个积淀呢?可以不受约束,自立山头,但是你不能说你画的是中国画,高度也许还不如前人曾达到的。近现代西方所谓的艺术个性和创新相当程度其实还是在重复。

许多人一谈中国画就说要有“古意”,这个我还真赞同。“古意”不一定是像某个古人的画,而是中国画一种古朴的格调,醇厚而清新的气派,这个急切得不到,学不来,需要常年的涵脉修炼。这个“古”和创新是不冲突的,有了“古”才可“新”,才谈得上艺术的发展。我在临摹课上经常把这些一开始就告诉学生,让他们大胆的临摹,痛快地临摹,大量的临摹,给他们信心,他们会有收获。“今天的你我”还是有必要重复一下“昨天的故事”,艺术之船也会在回味和展望中不断前行。

 

下面都是我学生时期临摹的,山水花鸟人物工笔写意都有,尽管我已把方向定为了工笔,但是古人的经典仍是我创作不竭的源泉。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你我——关于中国画临摹的思考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你我——关于中国画临摹的思考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你我——关于中国画临摹的思考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你我——关于中国画临摹的思考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你我——关于中国画临摹的思考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你我——关于中国画临摹的思考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你我——关于中国画临摹的思考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你我——关于中国画临摹的思考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你我——关于中国画临摹的思考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你我——关于中国画临摹的思考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你我——关于中国画临摹的思考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你我——关于中国画临摹的思考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你我——关于中国画临摹的思考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你我——关于中国画临摹的思考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你我——关于中国画临摹的思考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你我——关于中国画临摹的思考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你我——关于中国画临摹的思考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昨天的故事,今天的你我——关于中国画临摹的思考 - 王鹏 - 北京师范大学王鹏工笔画
 
  评论这张
 
阅读(1699)|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